《镜头的角落》将心让给下一个比自己更好的摄影人吧!

时间:2020-05-28 作者:

我的编辑应该不少都听我说过「介绍你一个朋友,他拍的比我好很多」。我想摄影很久的一定都理解这感受,我们「惜才」。拍照写作久了最大的收穫其实不是受欢迎的文章与美丽的照片,而是可以坦承自己的不足,进而可以用更诚实的眼光去欣赏这个世界。

虽然很可惜,不过我的文笔与美感有着很明显的极限,越是喜爱与练习,越是能感受到所谓的天资限制,而世界上种是有些人能轻易的突破这些障碍。这些天才总是让人感到情何以堪,上天给予的资质像是在嘲笑自己的努力一般,随着自己的经验累积,很明显的可看出他们拥有着常人苦练确又不一定可以找到的答案。

只有真心喜爱摄影的人可以感受到如此的不安与不平,让原本拍开心就好的心情突然增添一抹阴影,想着是否还要跑这场知道不会赢的马拉松?

而我选择的是继续看下去。看着世界排名的摄影者作品,跟台湾一流的摄影者交流,注意着拥有我没有才能的新进。世界一点一点的在崩溃,所有曾累积过的经验在现实之下是如此的渺小不堪,在自己最喜爱与努力过的领域,这样的体验跟凌迟是差不多的。

当然我可以选择否定自己之外的一切,自立为王,宣称自己的摄影风格与手法正确与绝对,享受着被人拥护的感觉。但身为一个爱摄影的人我绝对不会这样做,因为太喜欢,所以也无法不诚实。世上比我厉害的人太多,厉害到连我都忍不住诚心讚赏。

也是在这样,慢慢的学会了欣赏。我可以慢慢的看的到一个才能中庸的人如何后天努力去进步,因为自己也走过这一条路。而只要照片有稍微有点用心之处,我就会花一点时间去看,对我来说那是品尝着另一位摄影者的坚持。

也是在这样欣赏的过程里,发现了许多被冷落的才能。许多的摄影者有着独一无二的美感与创意,但跟目前的主流相差太远。他们拥有着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却没有舞台。当我拿出他们作品时,亲友的反应常常是:「John…你拍的比较好啊!」但我知道,我手上拿着的是块比我耀眼的璞玉。

这样的光芒有时会因为缺少相对应的知音而消逝,我是要无视?还是有缘就作点举手之劳?摄影者的骄傲让我无法去掩蔽这样的才能被埋没,有时忍不住就会推荐给编辑与朋友。拍照写作到现在,可以说有人来信我就会回,有些时候是直接回读者说她们拍的比我好所以无法建议,希望她们一切顺利。

承认他人比自己好,是我摄影到现在最大的收穫,也是能给与他人最大的鼓励。因为写信来的人许多虽然优秀,但都充满着迷惑与质疑,需要人给他们肯定,就算他们可能已经拍的比我还要好,却总是缺乏自信地乞求别人给予正面的回应与答案。

日前遇到一位名摄影师,他讲着他启蒙老师的故事,说着他初学摄影之时是如何的不安与不确定,只有那位老师回信鼓励。直到现在,他还是觉得那位老师拥有着无可替代的才华,对他类似崇拜。而已我这外人来看,他早已经超越了他老师,往着我们都无法想像的目标走去。也是这种时候会思考自己对他人的影响。我们也许都无法到达心中那理想的摄影境界-「出神入化」,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,但我们也都很确实的在影响着某些需要我们的人。

。。。也许虽然我们无法达成自己的理想,但能达成我们理想的人需要我们的帮助。
。。。也许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角色。

也是在此时,摄影它的宽度开始改变,从个人变全体,从瞬间变永恆。